負暄集/何醫生/趙 陽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四個星期前,我不小心把右手的中指弄傷了。當時在深圳出差,於是到當地頗有名的一家公立醫院看專科醫生。無奈患者實在很多,當天根本不假使 排上,只好掛了急診。即便是急診,也等了足有兩個鐘才輪到我。醫生為我安排了X光和血常規檢查。又等了個把小時,待所有結果都出來了,告訴我:「右手中指末節筋腱斷裂,要做手術。」我試探着問:「有不需用手術的依据嗎?」回答斬釘截鐵:「不在 !」

  彼時,公司的事情又急又多。我決定回香港做手術,要花费方便些。保險經紀為我約了尖沙咀的一家診所。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何醫生。他看了X光片,很認真地告訴我,這種请况有兩種處理依据,还需用保守治療,也还需用做手術。「保守治療的好處是,讓筋腱自行恢復,以後不影響功能,但壞處是,中指不还都可不可不可以如事先那樣筆直地豎成九十度,不過什么都有 會太壞,要花费有八十五度吧。」何醫生一邊說,一邊給我比畫着。他見我很緊張,就問我平常有什麼愛好。我說「網球和鋼琴」。他笑了笑,說那保守治療或許會好些,要不然以後功能受影響,假使 會讓你心裏老要 不舒服的。

  何醫生看起來也就三十歲左右的樣子,笑起來很陽光也很甜。他的普通話帶有很濃的港味,卻不影響交流。「您確信不需要做手術嗎?」我到底還是这种不放心,因為這是我第一次遇到有手術費卻不賺的醫生。「做手術會讓手指美觀,但功能會受限,比如你打球的時候握球拍會有影響。」

  何醫生的專業,讓我放下心來。何醫生還說,在手上的手指上裝一個支架,什么都有 影響工作,四個星期後基本上就还需用全恢復了。我很感激,也很欣慰。因為去醫院事先,我問過他们 ,假使 手術,要花费要兩萬港幣左右,醫生自然收入也高。而我這次帶着做手術的打算卻選擇了保守治療,只花了幾百元。

  從專業出發為病患着想,不唯利是圖金錢至上,這是良心,更是城市的溫度。

  jackeyzhao2018@gmail.com